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731-88250666

 0731-88382379

E - mail:jhzn2007@vip.163.com

生产厂区:长沙市望城经开区乌山镇中小企业园兴工一路一号

交通研究
首页  >  交通研究

建设交通强国,我们需要一场规则启蒙

城市建设,交通先行,交通是城市经济发展的动脉,智慧交通是智慧城市建设的重要构成部分。2018年11月20日,公安部交管局召开的“关于深化城市道路交通管理警务机制改革现场会”明确提出,要主动拥抱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努力打造“数据研判+秩序管控+信号控制+交通优化+信息服务+N”的现代警务机制改革升级版,积极构建适应新时代城市交通治理的新模式,不断提升城市道路交通治理科学化、精细化、智能化水平。

中国交通频道在黄金时段推出重磅节目:《对话 智慧交通》,同时在“公安部交通安全微发布“、“公安部交通管理科研所微发布”、“中国交通频道“新媒体平台推送,并将同步在新华网、智谷等网络平台传播。

节目将陆续推出交管行业权威专家系列、交通领域卓越专家系列、智慧交通国际专家系列和智慧交通行业精英系列等,敬请期待。节目第一期,我所所长王长君做客演播间。

王所长提出了“建设交通强国,我们需要一场规则启蒙”的思想主张,并与主持人就智慧交通进行了面对面交流。



以下是文字版:

Q:主持人-夏菁

A:采访嘉宾-我所所长王长君

Q

王所你好,现在我们在生活工作的城市,我们会觉得人多车多我们是天天看到,同时特别切身体会,就是出行难度加大了,很多人把这个叫做“城市病”,但您作为全国城市道路交通文明畅通提升行动计划专家组副组长,您怎么来看待这个“城市病”,帮我们来“把把脉”吧。

A

从道路交通的角度来看"城市病"主要是指的交通的拥堵和交通事故,交通事故我们在路上开车、出行的时候都能看到,我们国家平均每年会发生数百万起的道路交通事故,这其中又有近三十万起的交通事故是导致了人员的伤亡,损失还是非常惨重的,那么交通拥堵我们每天都会碰到,我们就更熟悉了,应该说我们国家现在城市病两个主要表现形式,交通拥堵和交通拥挤(事故),还是非常严重的。

Q

那您说的这个交通拥堵和交通事故,大家都是感同身受,都是体会比较深刻,那您能不能帮我们分析一下,像这个“城市病”其实从有了道路以来有了机动车以来,它就已经在持续的发生,并且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您觉得这个久治不愈它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A

城市病的交通事故和交通拥挤这两种表现形式,只是它的临床症状,那么他这个病的机理是什么?病理是什么?我们简单的讲就是车多了、路少了就会产生交通拥堵,那么出行量大了,但是路面秩序不好,就会导致交通秩序混乱、导致交通事故,那么用我们的专业的术语来讲,交通事故和交通拥堵产生是因为快速地城镇化和机动化的进程中,我们的交通供给不能够满足我们的交通需求,我们路面的交通秩序混乱,导致一系列的交通拥堵和交通事故。

Q

您看我觉得我们的国家的社会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其实一直在进行,而且速度也会越来越快,像路会越来越多,然后一些设施也会越来越先进,可是我们发现这个拥堵和这个事故好像也还是没有在解决,是不是里面也会有其他的原因呢?

A

从原因层面上来看,又有两个方面,首先是我们经过过去三四十年,快速地城镇化机动化进程,我们的机动车多了,我们的路也一直在增加,但是跟不上我们机动车的增加速度,这就导致我们的道路基础设施、我们的服务设施、我们的管理设施,不能够满足我们的要求就导致了交通拥堵;那么另外一方面,我们这些基础设施本身的安全性,我们车辆的主动被动安全性还不够,也导致了交通事故,所谓的主动被动安全性,这些道路基础设施和车辆的安全性不够,就会诱发交通事故,甚至会导致人员伤亡。

Q

那您说的这个客观的这种条件和硬件的条件摆在这了,是不是在主观方面也会有?

A

主观层面上人的因素也是非常重要的,城市病的两个表现形式,交通拥堵、交通事故事实上在过去的若干年里面,我们国家的各级政府,非常重视城市病的治理,非常重视交通拥堵的缓解,交通事故的预防,实际上我们也取得了很多成就,我们的道路基础设施的数量、我们道路设施的安全性、车辆的安全性在逐步的提升,取得了比较明显的效果,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广大的道路交通参与者,他对规则意识的理解,严格按照交通规则来出行来开车,这一方面我们的提高还不够,甚至是滞后于我们在基础设施增加方面的速度。

Q

王所,在您刚才的这一番剖析当中,我觉得这个言下之意我们城市病的久治不愈的一个主要因素,更偏向于主要因素就是我们交通参与者的规则意识,您为什么会以这样的一个判断呢?

A

我们首先从交通事故来分析,我们国家的道路交通事故有97%是由人的因素所导致的,而且这个比例跟国外机动化程度比较早的交通安全水平比较高的国家比,我们是远远高于他们的,你像全球一些交通安全水平比较好的国家,他们人的因素也比较高。但是在85%到90%左右,但我们要远远高于它。

Q

那您说的这个97%,这些造成事故原因的这些人的因素,那这些人又主要因为什么来导致了道路交通事故的发生?

A

我们广大的交通参与者的交通规则意识还不够强。在我们的日常的出行中不能够严格按照交通规则来出行。

Q

确实啊,王所,您刚才这番分析让我想到了一个场景,就是我和我的很多朋友也会去国外旅行,发现在一些发达国家路面是出现这种情况,比如说我要在这个车道行驶,通常前方的路是畅通是为多数的,而且如果我超车他们会在左边超,超完车之后会回到右侧车道,如果说在右舵国家可能就是反过来,就总之在超车道上永远都是要超车才会在上面,行车的话就会在旁边,可是我发现无论是我,或者是我的朋友在回到国内的时候,不仅仅是说别的驾驶员们他们会出现这种情况就一直在里道,我们自己好像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习以为常的现象,您能帮我们分析一下,这后面原因是什么,而且还有一些其他什么样的现象,能够让我们更深刻的体会一下规则意识的重要性。

A

对,你这段话说的特别好,法规要求我们是尽可能的靠右行驶,如果你不管按照什么速度,车行方向的左侧车道行驶的话,那么其他车辆如果要超过你的时候,或者你要超过其他车的时候你就得从车辆的右侧超车。你超前面一辆在你前面行驶的也要从右侧,这会有什么问题呢?因为我们是靠右侧行驶的国家,我们机动车的方向盘是在左侧的,当其他车辆或者你自己想从右侧超车的时候,那么你的安全视距的要求要远远大于从左侧去超一辆车,所以这里面隐藏着很多的交通安全隐患,再比如说我们在路上经常看到的,就是随意变道、不打灯,规则是要求在当发生交通变道的时候你是要打灯的,但是我们经常看到不愿意打灯,这一个很简单的、很细微的不按照交通规则出行的习惯。他有什么危害呢?当你不打灯随意变道,那么在你后方行驶的车辆,他会不知道你的行驶行为,他会下意识地要踩一下刹车,他踩刹车又会传递到他后面的车辆,这样你的一个没有打灯的变道行为,就会导致你后面的第二辆第三辆,甚至更多的车会踩制动,并最终要不会诱发交通事故,更可能会诱发交通小小的拥挤,再比如这些年,我们国家也在这个交通信号控制,智能交通方面,我们有了很大的投入,但是我们在交叉口在路段出行的时候,我们广大的交通参与者,还不能及时准确熟练地理解,如果发生会车,直行和左转、直行和右转,如果发生这种交汇的时候,谁有通行权、谁有优先权,因为我们没有这个意识,所以我们大家就形成了一种抢,抢必然就会导致——第一通行效率下降,其次会诱发交通事故,要解决现阶段我们的城市病,我们要开展一场以严格遵守交通规则为核心的规则意识的启蒙行动。

Q

当这样的启蒙行动要走入寻常百姓家,或者叫走入人心的话您觉得具体要通过哪些来实现呢?

A

如何实施我们的启蒙行动我们需要在多个方面系统实施,这场启蒙运动我们首先需要在我们的交通法律法规层面上能够更准确地让交通参与者,更能够理解的相应的条款来规定交通的通行权,或者是路权大家在路上行驶的优先权;其次我们要在我们的驾驶人的培训、驾驶人的考试、驾驶人的再教育环节上要强化以规则出行为要义的培训考试和教育;第三我们需要在我们的交通安全宣传教育中更好地、更清晰地、更主动地来强化来表达按规则出行。什么是按规则出行?为什么要按规则出行?怎么样按规则出行?第四在我们的执法过程中我们要更精准的更准确的对那些不严格按照交通规则出行的行为也要进行处罚,这样从法律法规到驾驶人的培训教育、培训考试教育到交通安全的宣传教育,再到我们的路面的执法全方位地来启动我们的规则意识行动。

Q

那看来您作为行业专家对规则启蒙这个领域确实思考了很多,如您所说就是4亿多的驾驶员3亿多的机动车辆这是一个多么大的体量,中国确实是成为了一个交通大国但从交通大国到交通强国一定不是一蹴而就的,在这个转变当中您觉得我们还有哪些方面需要加强,能够帮助我们尽快地实现交通强国呢?

A

人的因素是基础,但是不是全部。在我们实施以规则意识为核心的启蒙行动的同时,我们还需要围绕交通拥堵的环节、交通事故的预防开展其他的系统行动。比如说我们需要进一步来增加我们道路交通的供给,我们需要进一步优化管理我们的交通需求或者交通出行需求,我们需要进一步完善我们的交通管理设施、交通服务设施、交通安全设施,我们还需要用更多的新技术来提升我们的管理效率、管理水平和管理能力,在我们现阶段的交通状况下在我们目前的交通安全形势下我们特别需要启动一场以交通规则为核心的规则启蒙行动。

Q

王所从您刚才的叙述当中我发现规则启蒙这个好像是一个新的概念,那我想问问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您提出了规则启蒙这样的主张呢?

A

第一我们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过去的若干年我们因为是慢速出行,所以我们对规则的要求并不是那么高,我们规则意识的培育的迫切性并不是那么强烈,这里面还有文化的因素在里面这是一个原因;其次,就是我们非常快的机动化的进程我们国家的机动车,从一千万增加到两个亿我们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但是美国,全球另外一个机动车辆过亿的国家美国用了七十多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们的交通参与者他的规则意识的形成、培育和执行肯定就会有一些跟不上就会有落差,这也导致了我们规则意识相对和发达国家相比是落后的、是滞后的;第三个就是在过去的三十年的快速的机动化进程中我们的培训驾驶人的考试、驾驶人的再教育,我们仍然在规则意识的培育方面我们需要有更好的提升。